陳凱欣:疫情下的無家者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整體經濟環境轉差,一至三月期間就業人數減少近49,000人,甚至有部分人不幸成為無家者,急需支援捱過「疫境」。然而,政府一直依賴社福機構為無家者提供支援,政府將責任外判除了令相關支援政策一直處於被動,更令政府難以掌握無家者的實際需要,因而令服務難以追上需求,造成惡性循環。

過去就有本地大學連同社區服務機構進行了「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發現無家者人口由2013年的1414人,上升至2015年1614人;然而,在社署露宿者電腦資料系統中,2013及2015年無家者分別只有746及896人,竟然同現實落差近一半。按正常理解,政府在分配資源及作出服務規劃時會參考社署的統計資料,以評估無家者服務的需求,但官方統計數字不完整,除了令服務供不應求,亦可能因資源投放不足,影響服務質素。

無家者支援服務不足的情況在疫情下更加明顯。早前有社區團體統計,超過六成無家者是在2020年始因失業而無家可歸,當中六成為「首次無家者」,更有七成是「超短期無家者」,即無家情況不超過3個月。換言之,大部分人是因為經濟轉差而成為無家者,他們只需要取得短期就業援助,便能有望脫離無家者行列。然而,即使有機構願意聘請無家者,他們亦可能因為沒有「住址證明」以確認身分,最終都不獲聘請。事實上,很多無家者都希望自力更新,可是政府至今亦未能為無家者的實際需要出發,提出真正到位的支援,令他們只能繼續在「無業」和「無家」之間徘徊。

事實上,疫情期間政府呼籲市民留家避疫,但無家者卻只能繼續流落街頭,更因為防疫物資而提心吊膽。更可惜的是,無家者資源貧乏,日用品、食糧及防疫物資一般都依賴社區服務機構定期以「掃街」方式派發;但在疫情下,不少社區外展隊一度減少或者暫停服務;另一方面,不少體育館、運動場都因疫情已關閉,令無家者「一澡難求」,情況十分惡劣。可見在疫情下,無家者孤立無援的情況更為嚴重。

針對受疫情影響的各行各業,政府提出了大量紓困措施,更有兩輪防疫抗疫基金的支援,助市民共渡時艱;但面對社會上最弱勢的無家者,我們是否可以做多一點呢?政府當局應該正視問題,對症下藥,並從疫情中汲收經驗,就特殊情況為無家者支援訂立指引,務求提供既有效又穩定的社區支援。無可否認,無家者支援是一個複雜的議題,需要政府多個部門及非政府機構協調合作,但正是複雜,才更需要由政府主導,識別實際服務需求,並檢討現行政策,拉近與無家者生活之間的落差,才能提供最適切的協助,幫助他們自力更新。

陳凱欣:立法會議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