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解救打工仔 謝偉俊發起強積金革命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本港經濟遭受沉重打擊,最新失業率攀升至4.2%,為超過9年來的最高水平。失業即代表手停口停,打工仔生計堪憂。

近日,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在街上掛出寫有「光復基金,錢袋革命,半大訴求,缺水不可」的橫幅,勢要發起一場強積金革命。他接受《龍週》專訪時表示,在疫情嚴峻的時刻,應該靈活使用強積金,令打工仔在疫市中自救。

倡政府代供「半年」打工仔取出「半數」

本港所有全職僱員每月都要為強積金供款,但受條例限制,要到65歲才能提取。如果現時已經沒有收入,為何不用打工仔自己的錢先行應急?謝偉俊的強積金革命想法由此應運而生。

「在肺炎疫情及經濟衰退的雙重夾擊下,打工仔處於水深火熱中,應盡可能將幫扶精準到每個人身上,此時就突顯出強積金的好處。」他說。

謝偉俊提出的強積金革命主要有兩大訴求,第一是政府代僱員及僱主支付「半年」強積金供款。他解釋,如果政府代供強積金,可令企業和市民有半年時間休養生息。這既可減輕中小微企的供款負擔,又能令打工仔有喘息的機會。

謝偉俊認為,政府代供強積金,市民受益或比「派糖」來的更實際直接。首先,「派糖」無法聚焦受益人群,且申請時間長、過程繁複,市民拿到款項時可能為時已晚。有固定機制的強積金交收更為方便直接,最重要的是各行業僱員都可直接受惠。

第二訴求是政府容許僱員立即取回「半數」強積金供款,作應急用途。謝偉俊坦言,打工仔取出「半數」強積金供款,可立即解燃眉之急。打工仔強積金戶口平均有18萬元,若取中位數,至少可取出9萬元,能維持家庭一段時間開支。

「這是一個自由的選項,我們更希望政府代供和提款同時進行。」在與市民溝通和探討後,謝偉俊告訴記者,他所接觸的市民都很贊成強積金革命,大家需要經濟自由和及時應急,措施如能實施相信會起到突破性的幫助。

強積金是打工仔自己的錢,存錢只希望退休後能有保障。謝偉俊認為,疫情當下是最需要錢的時刻,如果過不了這關,很多人生活都成問題,「老實講,迫供無幸福,退休無保障。」

螢幕快照 2020-05-04 下午2.33.08

破格思維 精準幫扶

謝偉俊在訪問中多次強調,相信疫情好轉需要至少半年時間,而未來半年是最關鍵時刻。政府應靈活彈性處理經濟方面的問題,才能真正達至保就業、穩經濟、顧民生的目標。

「強制性防疫措施都可以順利執行,為什麼在經濟上不能大力推行『過關』政策?」謝偉俊認為,應對百年難遇的疫情時,政府就必須以破格思維,大手筆地解決民生問題。

對於強積金革命的兩項建議,他表示,措施實施非常簡單容易,在具體機制方面與政府和積金局商議後,可通過修例作出調整,利用強積金在關鍵時刻幫助市民渡難關。

謝偉俊表示,在疫情之下,任何幫助都是杯水車薪,但仍要繼續做下去。對於打工仔和中產階級,現時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停職留薪、失業和破產的情況,故是時候動用財政儲備做到精準幫扶,以解燃眉之急。

強積金外更大膽的建議:贈公屋業權

訪問中,謝偉俊除了以破格思維提出強積金革命協助疫情下的打工仔外,還向記者透露了一個更「大膽」、更「天馬行空」的建議,就是政府可以考慮將公屋業權贈送給住滿10年的市民。

謝偉俊認為,在疫情下,政府與其利用大量公帑去救災,不如適時推出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的措施,更能讓香港人安心。房屋問題一直是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如果在疫情期間給市民打一針「定心針」,一次性解決近一半港人的顧慮,減輕他們的經濟負擔,相信對穩定社會可以起到很大幫助。

商界也提強積金建議 哪個才是良策?

針對疫情下各行各業受到嚴重打擊,除了謝偉俊,不少商界人士早前也建議暫停強積金供款,減輕打工仔的經濟壓力。如行政會議成員兼經民聯副主席林健鋒曾表示,強積金須由僱主和僱員一同供款,建議政府利用新思維,處理市民及企業要求,容許雙方都停供強積金半年。

事實上,已有各界商會聯席會議向政府遞交請願信,促請政府容許僱主暫停強積金供款半年。惟政府回應指,暫停強積金僱主供款的建議,將一定程度減低僱員的退休保障。

那麼,強積金停供半年與政府代供款半年,哪項才是良策?謝偉俊表示,無論是停供還是代供,都是放寬強積金限制,可以暫時紓緩僱主和僱員5%的供款負擔。不過,停供強積金會使僱員的戶口供款暫停增長,政府代供則可以保障連續性供款,為僱員持續提供退休保障。「細水長流」無形中成為了政府代供款半年的優勢所在。

在市民亟需資金的時刻,強積金強制凍結款項的短板更加突出明顯。「強積金的『強』字有很大問題,強迫供款、強迫蝕錢、強迫交管理費。」謝偉俊坦言,自己對強積金制度頗有微詞。

他相信,絕大多數的香港人懂得積穀防饑,強積金的概念應該適度調節,為市民承擔風雨時更應提供多種選項,有關強積金仍有更多的課題值得深入研究。

疫情拖累 首季強積金人均蝕5萬

本港作為全世界人口平均壽命最長的地區之一,老齡化成為一大難題。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是政府為所有就業人士設立的退休保障制度。惟強積金實施後成效備受質疑。由於回報率不理想、且行政費高,令中介金融機構成為最大受益者,與打工仔原本希望享有充足退休保障的原意背道而馳,導致不少打工仔戲稱強積金為「強迫金」。

近來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環球市況,打工仔強積金回報更受到嚴重拖累。根據謝偉俊提供的資料,全港所有強積金帳戶在今年首季已平均輸掉5萬元,即單一季度就蝕了16%,共1600億元。但同期強積金基金經理卻勁賺37億元。他解釋,這是因為強積金平均管理費達1.52%,受法例保護,「只賺不蝕的基金經理機構同樣可受惠,利疊利,真諷刺!」

A
▲失業率高企,謝偉俊在街頭做訪問了解打工仔對強積金解困的措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