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江天:「公主」駕到,該當何法?

港府包機接載「鑽石公主號」(Diamond Princess)郵輪上的港人,已陸續回港接受隔離。該郵輪是全球十五大最豪華的郵輪之一,堪稱一座移動的海上五星級酒店。本由1月20日起,從日本橫濱出發,啟航「初春的東南亞大航海16天」,途經鹿兒島、香港、越南、台灣、那霸,原定2月4日晚返回橫濱。但因有遊客在香港下船後被確診為新型冠狀肺炎,即緊急返航,2月3日晚停靠在橫濱港外。

「公主」大駕光臨,日本即面臨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是否歡迎這位外國「公主」泊岸?只因「公主」身份特殊,船國籍是英國屬地百慕大,船長是英國人,船東是美國嘉年華集團,即英國船,幫美國公司打工。理論上英美兩國都擁有對郵輪的管轄權,反而停靠地的日本,偏偏沒有管轄權。

雖然日本眾議院1月28日通過將新型冠狀肺炎定為指定傳染病,但按《傳染病法》2級標準,日本政府無權限制病患者自由活動。日本最後決定,不準「公主」靠岸!所有乘客船員須在船上隔離14天並經檢疫安全後才獲准上岸,只有被確診者才被送院醫治。

在國際法上,有所謂「旗國主義」原則,於公海航行的船舶由所屬船旗國管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94條第1款規定,公海上的船舶適用於船旗國的「排他性管權」,每個國家應對懸掛該國旗幟的船舶有效行使行政、技術及社會事項上的管轄和控制權。只豁免(1)海盜行為;(2)奴隸交易;(3)非法廣播,及(4)無國籍和偽造國籍等情況的外國船舶。明顯不包防止傳染病漫延傳播。按上述國際法原則,「公主」船旗國為英國,必然受英國法律的管轄,但船舶所有權屬美國公司。因此,對郵輪上疫情爆發負責的是該美國公司,而遵循船旗國法,即英國法。那麼「公主」能否可視作英國領土呢?「公主」是民用船舶,當在公海領域時可被視為英國領土,但一旦進入日本領海,尤其是在日本靠岸後,就不能再視作英國領土,除非是軍用船舶如軍艦。故此,即使正在日本的領海航行的「公主」,也不能適用與陸上同等的日本的管轄權,其管轄權僅限於犯罪結果會影響日本的刑事審判權,以及有關發生在領海通航期間的債務和責任的民事審判權等。

法律角度而言,首先是租船人(即郵輪經營者)所在國有義務「收留」這類船舶,其次是船旗國。在郵輪期租合同項下,船舶有權拒絕前往受疫症情影響的港口,而基於公共安全,其他國家的港口亦同樣有權拒絕有疫情的船舶靠岸。但若從道義上講,任何國家都有援助的義務。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98條第2款規定:沿海國應促進有關海上和上空安全的足夠應用和有效的搜尋和救助服務的建立、經營和維持,並應在情況需要時為此目的通過相互的區域性安排與鄰國合作。由此可以認為,在疫情十分嚴重,考慮遠距離航行至本國有危及人身危險的可能性時,船舶也可以就近選擇沿海國港口進行停靠。

日本基於人道讓船靠岸,對乘客船員進行隔離排查檢疫,有責任最大限度保證船上人員的安全有效隔離和治療,是其權利而非義務。至於日本處理疫情,做得如何,又當別論。

黃江天:法學博士、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