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回顧:25財團爭安達臣地 九龍歷來最多

觀塘安達臣道首幅私人住宅地1月19日截標,地政總署共收到25份標書,成為歷來收到最多標書的九龍區官地。 分析指出,早前開標的龍翔道住宅地每方呎樓面地價(樓面呎價)創新高,刺激安達臣道地皮競投氣氛上升。其中,獨資入標的遠東發展地產發展部總經理朱寶林就表示,因應九龍地王效應,集團今次出價較之前預算調高了10%至20%。 該幅住宅地皮位處觀塘安達臣道對出的測量約份第三約地段第1068號的用地,屬新發展區,地盤面積超過5.7萬平方呎,可建最高總樓面逾25.9萬平方呎。

新聞回顧:天星小輪申延專營 允維持相宜票價

有120年歷史的天星小輪專營權將於3月31日屆滿。政府1月12日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指與天星就專營權的商討已經「大致完成」,天星承諾推出改善措施,包括開放數據、在碼頭提供Wi-Fi等。但文件未有提及票價調整。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1月19日出席立法會會議時進一步透露,小輪公司保證會繼續盡力維持相宜票價,並按現時規模和機制提供長者、小童及殘疾人士票價優惠。政府會將建議提交行會。若獲批准,新專營權將於今年4月1日緊接現有專營權生效。 會議上,有議員認為天星小輪申請新專營權年期達15年太長,但其他渡輪專營權只有3年。陳帆表示,年期將由行會決定。根據條例,倘小輪公司表現不理想,政府有權介入營運甚至終止合約。

新聞回顧:內地新移民多租住深水埗

統計處1月11日公布的最新數字顯示,本港的內地新移民(未在港住滿7年)由2006年21萬7千多人減少至2016年16萬5千多人,佔全港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的 比例下降至2016年的2.4%。當中超過四分三居於家庭住戶的內地新移民是租戶,最多人居住於深水埗區(11.6% ) , 其次是觀塘區(10.8%)及油尖旺區8.5%)。 統計處指出,過去10年,內地新移民的居住地區分布有所改變。居住在港島的比例由2006 年的11.4%下降至2016年的10.7%,居住在九龍的由2006年的37.7%上升至 2016年的42.7%,住在新界的則由2006 年的50.9% 下降至2016 年的46.6%。

新聞回顧:半日制幼園收費 九龍城區佔最多

教育局本學年推出免費優質幼稚園計劃,但立法會1月10日上載教育局回覆的文件顯示,全港31所幼稚園共8000多名半日制幼稚園生仍須交學費。若以分區計,九龍城區有最多參加計劃但仍收取學費的幼稚園, 多達9間,涉3309個學生,佔區內參加資助的半日制學生約一半。 另外,全港共有321所設全日制課程的幼稚園收取學費,涉及2萬600多名學生。按地區收費計, 以灣仔區最高,平均每年1萬6000多元;其次是九龍城區,平均每年1萬3400多元。

新聞回顧:深水埗擬建時裝基地 最快2023年落成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1月9日宣布,計劃選址深水埗通州街的市建局重建項目,以低於市值的價格租用5層商業平台,打造成設計及時裝基地,除了培育人才,也帶動深水埗的旅遊發展,最快2023年落成。 為打造全新景點,商經局已邀請旅發局加強宣傳深水埗區,包括為旅客設計旅遊路線,串連區內景點及食肆;旅遊事務署也會與歷史學家研究,將區內具有歷史特色的地點,透過手機將歷史影像重現旅客眼前。 不過,深水埗欽州街布販市場商販關注組逾20成員在1月16日趁政府代表到深水埗區議會介紹「設計及時裝基地」計劃,到場要求政府將棚仔納入有關計劃。深水埗區議會最後通過動議,要求政府於3個月內公布棚仔搬遷方案。

黑科技 話你知 身邊的網絡風險(上)

你想過看似正常的網絡連接其實早被「偷天換日」了嗎?你想過一張自拍照就可能破解人臉識別嗎?你知道不法人員是如何破解你的家庭WIFI的嗎? 人臉識別很安全? NO!一樣要小心 隨著人工智能的普及,極富科技感的人臉識別技術開始走進人們生活,人臉支付、登錄也越來越普及。「獨一無二」的你是否曾堅信「總不會有另一張跟自己一樣的臉吧」。如果你的答案很肯定,那麼,接下來的這項「黑科技」或許會讓你失望了。 事實上,人臉識別技術就被曝出存在安全隱患,演示節目中,僅憑兩部手機、一張隨機正面照片及一個換臉APP,就能通過控制一張3D臉模,輕易騙過人臉識別系統的活體檢測。 僅憑手機和一個APP是否真能「搞定」人臉識別系統呢?筆者決定親自一試。在技術人員的幫助下,筆者用演示手機打開了一款APP,手機正對面部,按下拍照按鈕。在獲取了正面頭像後,再將手機攝像頭對準技術人員,這時,呈現在手機畫面中的技術人員則成功「換臉」,顯現出了筆者的面部。隨.技術人員的眨眼、轉動面部、抬頭等動作,畫面中,經過「換臉」的頭像也一樣能夠多角度地呈現。 大膽設想一下,以刷臉取款為例,如果有不法人員握了該項技術,在提前獲取詐騙對象的網銀四大件(身份證、銀行卡、密碼、手機號)等真實信息的情況下,通過「換臉」,直接刷臉無卡取錢則並非不可能。人臉識別也並非一定安全,現實生活中一樣需要小心。 人臉識別破解術:僅憑兩部手機、一張隨機正面照片及一個換臉APP,就能通過控制一張3D臉模,輕易騙過人臉識別系統的活體檢測。 家庭WiFi就可放心嗎? NO!一樣可以「偷天換日」 網絡時代,手機WIFI成了廣大市民去到邊都會問及的問題。對於WIFI的安全知識宣傳已經進行過多次,尤其係對於公共場合的免費WiFi更需謹慎。一般情況下,市民手機設置中會習慣性地打開WIFI自動連接功能,現實生活中也常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就係WIFI顯示自動連接,但係好多都難以正常上網。其實,這時就需要引起注意了,你連接的WIFI很可能蘊藏風險。市民好少意識到家庭WIFI也可能遭到入侵,並被不法人員無聲息地「偷天換日」。 在某個演示活動現場,市民周先生走向了展台。「家庭WIFI也會遭破解啊?」面對周先生的疑問,演示技術人員為他進行了演示。 「你睇,我現在打開網頁,看新聞聽歌都無問題吧,一切都係正常的情況。但係如果我地再上一下購物網站呢?」演示技術人員一邊操作一邊介紹,「當我地打開購物網站時,視覺上看網址和頁面一樣好正常,但係這時如果我哋輸入帳號密碼,就會進入一個「釣魚」網站。」一旦進入「釣魚」網站,用戶的信息就會被不法分子利用。「前期的網頁測試只是為了打消你的懷疑,後面的 ..釣魚 ..網站頁面也難以看出有任何問題,因為已經作了精心的仿冒。」演示技術人員介紹。 那麼這又係怎樣實現的呢?演示技術人員講,家庭WIFI並非一定安全,仍有不法人員通過技術手段破解密碼,植入木馬程序或者釣魚軟件。因此,使用者最好能每月更換密碼,同時提高密碼的密級和難度。 家庭WiFi破解:不法人員通過技術手段破解密碼,植入木馬程序或者釣魚軟件。最好每月更換密碼,同時提高密碼的密級和難度。

吳子倫:宿舍式單人公寓解決單身人士居住問題

筆者最近被派往內地工作,因為逗留的時間比較長,所以選擇居住在單人公寓。公寓內不但擁有獨立洗手間,寬頻、雪櫃、洗衣機等更一應俱全。這經歷令筆者忽發奇想,香港政府其實可以興建這種小型單人公寓,讓單身的本地及外來人士租住,以減低他們對租住私人單位的需求。 香港的單身人士一直都面對着嚴峻的房屋問題。私人單位動輒三、四百平方呎,他們根本無法承擔這些「大單位」的租金,只能選擇違法兼質素參差的「劏房」、工廈。在付出與豪宅睇齊的呎租,卻換來惡劣的居住環境,這樣難以讓人接受。 粵港澳大灣區是國家戰略,區內的交通網絡日益完善,加上中央政府近日宣布港人在內地工作可用住房公積金在內地買房,福利的拉近意味着兩地人口流動將會日趨頻繁。在這個情況下,單身人士居所的需求將會急增。要是缺乏新租盤供應,租金升幅將會加劇,房屋問題必然會進一步惡化。 筆者認為香港政府可以考慮興建類似大學宿舍的單身人士公寓。每個單位約100平方呎,設獨立洗手間、無線網絡等基本設施,分長期及短期形式出租。短期租住方式可以考慮每月續約,以加快單位的流轉。在政府監管下, 租金和居住質素將會得到保證。同時,減緩大大灣區人口流動所帶來的租金升幅。

文藝青年為何都喜歡他

本版主持:「人生若只如初見。」「人生何如不相識,君老江南我燕北。」「明月多情應笑我,笑我如今。」「一生一代一雙人。」……如果有排行榜討論─哪位名人的詞常出現在年輕人的社交網站,他一定榜上有名。究竟是怎樣的經歷能讓一個人道出這麼多傳頌於世的「名人名言」?不妨一起追憶三百年前康乾盛世的清朝才子─納蘭性德。 不熟悉納蘭的人一定不了解,其實他是一個出身顯赫的「官二代」。父親是內閣大學士、鼎鼎大名的納蘭明珠,母親出身愛新覺羅皇族,納蘭從小就是父親的掌上明珠,成年後他還成了皇帝身邊的貼身侍衛。 他的一生注定是富貴榮華,繁花著錦的。也許是造化弄人,納蘭性德偏偏神情裡總帶著些落寞和憂鬱。而這樣的性格與他的婚姻及仕途經歷是分不開的。 納蘭心事之妻子盧氏 在經歷「驀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難定」求而不得的初戀後,20歲沮喪失意的納蘭遇到了其後一生的摯愛,妻子盧氏。 盧氏是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一開始他們的婚姻只是政治產物,但婚後二人相處發現彼此竟驚人的相似:溫柔、純真、至情至性,兩人從此深深愛著對方。 「憶得雙文朧月下,小樓前後捉迷藏」 「憶得染將紅爪甲,夜深偷搗鳳仙花」 月下捉迷藏、搗花染指甲,從納蘭的詞裡我們可以看出他倆新婚美滿、趣致滿滿。納蘭看書的時候,盧氏總是提前進書房幫他收拾桌子,擺上他喜歡的瓜果。 納蘭文學底蘊深厚,而盧氏也不是普通的女子所能比擬的。盧氏曾問納蘭:最悲傷的字是哪個?納蘭不解,盧氏答:是「若」。凡「若」出現,皆是因為對某人某事無能為力。 可見盧氏的文學素養非同一般。納蘭後來的詩詞.就出現了許多「若」字。最有名的莫過於:人生若只如初見。 然而命運弄人,成婚3年後盧氏就因難產去世,這對納蘭可以說是致命的打擊。 在秋風勁吹、黃葉飄零入窗的黃昏,酒醒的納蘭起身關窗,想著窗戶關上後,黃葉自然不會再來叨擾。 然而窗戶關上以後,屋內突然孤寂得只聽見自己衣物的窸窣聲。酒醒的他,獨自坐在空蕩蕩的屋中,任夕陽斜照在身上,把身影拖得很長很長。他的整個身心也全部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 於是,一首悼亡詩《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躍然紙上: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那時有才的文人多花心風流,而他是清代第一才士,通經文,工書法,擅丹青,精騎射,萬千淑女的夢中情郎,卻一生初心不改,只求一生一世一雙人。 《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中一句「當時只道是尋常」,觸動我們的不是夫妻兩人情投意合卻難相守,而是時隔盧氏去世8年,納蘭對盧氏依然矢志不渝的初心。 納蘭心事之仕途無奈 納蘭22歲點為進士後,便做了大內侍衛,並在幾年的時間,從三等侍衛升至一等侍衛,晉升為上品高階。 功名輕取的仕途,並沒有讓他迷失自我,與朝廷之臣同流合污。多年侍奉御前的武官生涯,反而使他看盡了官場黑暗與爾虞我詐,渴望成為天地間一酒客,浪跡山林,瀟灑餘生。 這首詞作於1684年,納蘭扈駕南巡時。納蘭和.拂面秋風泛舟飲酒,聽見採蓮曲悠揚從湖面傳來,又見沙岸上美女水袖飄然,翩躚起舞。身在舟中,彷彿自己變成了撐竿漁夫,行於秋色湖光中。 從《浣溪沙.十里湖光》中納蘭借喻李後主,滿溢悠享美好山水的情趣中,我們便可知,納蘭雖身處高位,但常感身不由己,唯有藉寄情山水撫慰自己疲憊無奈的心。 回望納蘭詞,我們會發現寫景狀物中關於水的尤其多。對於水,納蘭性德是情有獨鍾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常用水之德比君子之德:純淨始終、滋潤萬物,川流不息。 納蘭的一生,也常以水之德自勉,無論情感的冷鋒如何剜心、官場的炙焰如何灼燒,他都告誡自己不能將最初的赤子之心淹沒。 每當夜深人靜,納蘭卸下腰中劍,拿起那管軟軟的筆,蘸上綿綿才情,將心託付給一闋闋詞時,初心便回來了。 這時的納蘭才是真實的納蘭,沒有浮華氣,沒有公子氣,沒有逼眼的殺伐氣,沒有霸道的王者氣,只有一顆嚮往美好的樸素心靈。

觀塘:秀茂坪邨老人多 長者院舍唔夠用

秀茂坪是觀塘的老區,且人口持續上升,惟區內配套卻跟不上,其中老人服務及設施更是嚴重不足,使區內老人不便。 居住在當區的李先生向《龍週》投訴指,他爸爸已75歲,早已退休,媽媽數年前已不在世,目前爸爸在家中居住。由於他及太太都要出外工作,家裏平時沒人照料爸爸,本想找一間老人院照顧,但區內只得一間,由於需求大,其父排隊多年亦未能入住,希望有關方面能關注區內老人院舍不足問題。 當區區議員張培剛表示,秀茂坪邨人口3萬6千多人,其中6千多人是65歲以上的長者,佔當區人口達六分一之多。然而,區內老人院舍卻不足夠。事實上,秀茂坪邨只有一間老人院,長期爆滿。邨內有很多家庭要將長者送到外區的老人院,造成諸多不便,最近該邨就有個婆婆將丈夫送到牛頭角的院舍。 張培剛續指,老人面對的問題除了是老人院舍不足外,長者津貼亦不足,造成貧窮老人問題,上屆政府提出的長者生活津貼3400元,希望能盡快推出,以解決長者實際需要。就區內老人院及長者生活津貼問題,早前他特地向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交請願信,希望政府能多關注長者問題。

深水埗:石硤尾邨內現鼠蹤 低層戶叫苦

根據食環署於去年8月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的整體鼠患參考指數,全港鼠患已基本受控。不過,在一些舊屋邨,由於設施老化及巿民對防鼠意識低,鼠患仍相當嚴重。 石硤尾邨住戶雷先生向《龍週》投訴,他是該屋邨的低層戶,近半年來邨內老鼠驟增,到處流竄,不單造成衛生問題,亦恐怕會咬嬰兒及小孩,希望有關方面能加強滅鼠工作。 當區區議員陳國偉表示,近半年陸續收到居民投訴指發現鼠蹤,尤其是低層住戶反映情況嚴重,不止偷吃東西,更會咬破家中物件。他相信近半年來老鼠數目急升,與附近有地盤開工有關。 陳國偉指出,已向房署及清潔公司反映情況,對方回應正面,均表示會加強滅鼠工作。他補充說,為了確保滅鼠工作能順利進行,早前他巡視多個出現鼠患的黑點,並要求清潔工人加強清理工作。目前,邨內除加強清理垃圾及雜物外,亦會放老鼠藥,希望能控制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