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壁堅:教師質素該如何把關(一)

報道指有60名教師於10年間因涉及性罪行案件, 而失去註冊教師資格,教育界人士指出現行學校指引並沒有規定教師涉及性罪行必須通報家長,引起部分人士憂慮家長的知情權不足。 筆者認為這情況不必過分憂慮。如果有教師涉及性罪行案件,一般學校的處理辦法,都是會先將該名教師停職,可杜絕教師與學生之間的溝通與交流,保障學生的利益;另外,學校一般會將相關情況與涉事的家長通報,讓有關人士得悉案件的進展,能保障家長的知情權;至於應否將有關情況通報全體家長,筆者認為如果案件還未定案,不應通報與所有家長,始終香港的司法制度是無罪推定的原則,萬一該名教師最後被判無罪,反而會影響該老師的前途。定案後才通報全體師生及家長,是較為恰當的做法。 這案件引申的另一問題,教師質素及註冊該如何保證。現行做法是由教育局把關,針對擬註冊教師的案底和相關刑事記錄來決定是否給予教師資格。教師質素保證並不只針對教師是否有刑事記錄,而是教師的教學效能、對現行教學潮流的掌握、行政工作的處理等等,這些很大程度上是由各間大學的教育學院把關,各院校並無一致的知識、能力與價值觀的標準。再者,教師註冊是終身制,過程中並不需再考核,故此能否持續保證教師的質素,頓成疑問。 吳壁堅: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

童暉:哪種才是中國風

談到同志婚姻,有人要捍衛一夫一妻制,有人則說一夫一妻是耶教觀念,非華人傳統。其實到底哪種才是我們的風俗呢? 一夫一妻,確是耶教觀念,中國傳統是流行一夫多妻的,至清末民初,才有人覺得這是陋俗。清朝遺老辜鴻銘說:只有一個茶壺配數個杯,不能一個杯配數個茶壺,以此來說明一夫多妻的合理。事實上,香港到了1971年才嚴格確立一夫一妻制,到現在,與此相牴觸的婚姻關係,倒令人以為是破壞傳統了,完全忘記有關觀念來自西方。 再說,人們常說弘揚中國文化,到底哪些是中國文化呢?以服飾為例,人們以為旗袍、中山裝是中國的代表,殊不知旗袍是清代旗裝和西洋服裝結合的產物,中山裝則參考了西洋和日本服裝,二者均非華夏服飾。滿清入關前的漢服,才是古代中國的服飾。滿清入關後,漢人剃髮易服,有人為之惋惜。及至旗袍和中山裝,都已有西洋影子。那麼要把中國服飾發揚光大,到底是發揚光大哪種服飾呢? 再說回茶壺和婚姻,香港茶樓常見的景象是:兩個茶壺,一壺茶一壺水,倒進一個杯裏,已在挑戰辜鴻銘的說法了吧。想來,清華大學的校歌說 「立德立言,無問西東」,隨着時代變遷,中與西,古與今,都混成一片,重要的不是探究源頭,而是怎樣最切合現代人的需要。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香港回歸後首案─原有的普通法是否失效

香港自回歸以來,涉及解釋基本法的司法覆核案件,接連不斷,無日無之。本欄擬將該等無奇不有的訴訟,分期一一道來。 1997年7月1日,五星紅旗和紫荊花區旗在香港升起,香港成為中國第一個特別行政區。自當天起,《基本法》取代《英皇制誥》和《皇室訓令》,成為香港的最高憲法性文件。回歸假日後法院一開門,就面臨一宗跨越歷史時刻的案件,這就是回歸後001的馬維騉案HKSAR v. Ma Wai Kwan David and Others (CAQL0001/1997)。 馬維騉與同案兩名被告被控於1995年6月12至29日,干犯普通法下的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罪。案件於1997年6月16日在原訟庭開審,案中第二被告申請永久終止聆訊,原訟庭法官於6月27日,回歸前最後一個工作天拒絕有關申請。案件於1997年7月3日續審,被告以《香港回歸條例》挑戰臨時立法會的合法性。被告辯稱:普通法在政權移交後不復有效,而臨時立法會制定的《香港回歸條例》(第156章),規定普通法在回歸之後繼續操作是無效的,因為臨立會並非依據《基本法》合法成立的特區立法機關。案件於1997年7月22至24日於上訴庭聆訊,法官於7月29日頒下判詞。上訴庭認為成立臨立會非但沒有違法,而且是在落實《基本法》時必要的。一致裁定:臨立會通過的法例有效;作為一個地方或區域性法院,它沒有權力推翻主權機關的作為,例如全國人大或其常委會的行為。這是回歸後,第一次提出香港法院沒有司法管轄權去審查全國人大或其常委會的立法行為這命題。 另一類似官司亦於年底掀起,案中17名上訴人均是香港永久性居民(Yung Kwan Lee及其他17人有關《高等法院條例》22A部分及人身保護令(FACV No.1of1999),他們被泰國法院裁定在當地販運危險藥物罪成,並被判入獄。他們在泰國完成部分服刑後,同意被轉移回香港繼續服刑至期滿為止。該轉移乃根據英泰1990年1月22日簽訂的囚犯轉移條約( 「英泰條約」)進行,並於1997年7月1日前完成。 英國樞密院根據《1984年囚犯送返法令》)(《法令》),使英泰條約成為香港本地法律的一部分。港督獲授權簽發手令,把各上訴人轉移到香港。1997年6月6日,《移交被判刑人士條例》(第513章)正式生效,其目的是填補因英泰條約、《法令》和樞密院頒令於7月1日香港特區成立後停止適用而產生的法律真空。 12月5日,各上訴人入稟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和要求獲釋,理由是自7月1日起,英泰條約、《法令》和樞密院頒令已不再適用,因此扣留上訴人的做法違法;且違反《基本法》第8條。原訟法庭拒絕上訴人的申請,上訴亦遭上訴法庭駁回。 終審法院於1999年10月4日裁定駁回申請。香港回歸前的立法機關,有充分理據為香港的社會安寧、秩序和良好管治而制定像《條例》第10(1)條般的條文,以照顧被轉移囚犯在香港主權移交後的情況。《基本法》第153條規定:中國尚未參加但已適用於香港的國際協議仍可繼續適用;且亦不見違反《基本法》第8條。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麗晶花園 細戶500萬入場

麗晶花園坐落九龍灣,是區內頗具規模的老牌居屋,樓齡達33年。雖然近月麗晶花園樓價逐步回落,但無論是自由市場或綠表單位,入場費也要500萬元。 利嘉閣地產助理分區經理涂俊昇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表示,目前麗晶花園在自由市場的放盤量有10個,叫價介乎510萬至600萬元,實用呎價約介乎12500至14700元;綠表放盤量有4個,叫價介乎500萬至560萬元,實用呎價約介乎 12200 至 13700元。 細戶呎價1.2萬 他指出,自由市場最平單位屬於4座低層C室,實用面積407平方呎,叫價510萬元,實用呎價12530元。綠表單位最平屬於1座低層F室,實用面積407平方呎,叫價500萬元,實用呎價12285元。 涂俊昇說,12月份業主已調低叫價5%。不過,直至12月7日止,麗晶花園仍未錄得任何成交個案(包括自由市場和綠表)。他指出,近期附近淘大花園樓價回落,部分單位售價更跌至500萬元,準買家寧願選擇淘大花園,影響了麗晶花園市況。中原地產分行經理陳子麟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補充說,近期觀塘有新樓盤開售,售價貼近二手市場,吸引部分原先有意買居屋的人士轉買新盤。 料明年1月樓價跌半成 期間,麗晶花園亦未錄得任何租賃成交個案。涂俊昇指出,淘大花園租金下跌,現時水平與麗晶花園相差不多,故租客寧願選擇淘大花園。他說,現時麗晶花園租盤有3個,租金叫價介乎13500至15000元。 展望後市時,涂俊昇表示,麗晶花園始終是舊屋苑,用家為主,預期到了明年1月底至2月初,樓價會跌多5%,返回今年年初水平。至於租金走勢,他預期,市場上租盤數量不多,到了明年1月底至2月初,租金平穩向上5%。 407呎單位成主打 陳子麟則說,新盤開售,對麗晶花園樓價有影響;而且,在聖誕節假期後,若同區私人屋苑淘大花園和得寶花園業主輕微減價的話,準買家會先選擇新盤或這些屋苑,預計麗晶花園樓價會回落5%。他亦預期租金走勢平穩,因為租客來自九龍灣商貿區,客源穩定。 麗晶花園屬於私人機構參與居者有其屋計劃,共有22座住宅樓宇,共提供5904個住宅單位,實用面積介乎407至538平方呎,分兩房及三房式間格。涂俊昇說,407平方呎的單位比重最高,佔整個屋苑六至七成。 配套優勝 交通輸蝕 麗晶花園不是位處大街大巷,四周環境不算嘈吵,政府更在屋苑第8座鄰近一段的高空道路上設立半透明隔音屏遮蓋,以阻隔往來車輛的噪音。在屋苑配套設施方面,麗晶花園尚算充裕。若想購物買餸,可前往麗晶商場。 屋苑內設有籃球場、網球場、小型兒童遊樂場。愛好運動人士亦可以前往鄰近九龍灣公園,公園內設有足球場、籃球場、單車場等。 不過,屋苑在交通方面較為 「輸蝕」,屋苑距離港鐵九龍灣站頗遠,步行前往約需十多分鐘,惟屋苑內設有綠色小巴站,乘小巴可前往九龍灣站、觀塘,可彌補這方面的不足。未來沙中線啟德站在附近啟晴邨設有出口,由麗晶花園前往這個出口,十分鐘內可到達,相信屆時交通會較現在方便。    

李思敏 「思」承莊永燦 立志服務大南街坊

人稱阿思的李思敏,予人陽光和正義感的印象。充滿活力的她,立志要秉承「正氣哥」莊永燦議員的遺志,全心服務位於油尖旺的大南區街坊。 不說不知,原來李思敏(街坊親切稱其為 「阿思」)自幼就在大南區長大,對該區有深厚的感情。她說: 「爸爸是很傳統的人,一身都充滿正義感,從小就教我唔好怕蝕底,要多幫人。所以我小學時就加入少年警訊,中一拿義工獎,一直在大南區做義工,幫助有需要的人。」 視燦哥為啟蒙師傅 2007年,莊永燦首次參選區議會選舉,20歲出頭的阿思積極參與其助選工作, 「那時我剛讀完IVE,認識了燦哥,開始時與燦哥不太熟悉,只是看他作為專業律師,人哋坐在辦公室每六秒六毫地賺錢,燦哥卻樂於落區服務市民,心裏感到敬佩,於是跟着他做義工。」 後來時間長了,阿思加深了對燦哥的了解,知道除了專業服務,燦哥在社區還做了大量工作。她舉例說,2014年本港發生佔中,油尖旺區也出現混亂, 「當時許多人都在觀望,燦哥卻敢做敢當,率先在油尖旺區議會提出動議,支持政府依法執法,恢復社會秩序,並提出法律的依據。」阿思深受感動,看到了一位敢於據理力爭、為民請命的區議員。 在燦哥貢獻社區的精神的影響下,一直跟着莊永燦在社區服務的阿思主動向燦哥表示自己希望 「付出更多」。結果她在燦哥推薦下,於今年初起擔任大南社會服務團總幹事一職,統籌該會的大小事務,如每週一次的量血壓服務、愛心派飯活動等。莊永燦早前因患癌逝世,阿思傷心不已,也更加堅定要在該區服務街坊,以繼承燦哥的工作。 爭取完善區內休憩設施 對於有兩萬多居民的大南社區,阿思瞭如指掌,知道社區的每條街道,認識區內許多街坊。她希望與街坊一起改善區內環境,創造更理想的生活環境。 事實上,大南區位處油尖旺與深水埗的交界處,至今仍然保留了不少傳統特色的事物。身處此區,很容易令人彷彿回到上世紀70、80年代的香港,可見該區常常被公眾和政府所忽略,以致發展相對緩慢。 阿思向《龍週》記者說: 「這一區有許多舊樓,大廈管理問題最為突出,大量 『三無』大廈缺乏管理,政府部門亦較少介入,使居民的生活環境欠佳。我們想了很多辦法,包括聯絡小業主統一聘請管理公司 『聯廈聯管』,守望相助,互補不足,也包括向政府爭取更多資源,為小業主們提供更周全的服務。未來我們希望爭取政府提供更多的支援,改善生活環境。」 阿思關注的另一個社區問題是關顧長者, 「大南區的休憩設施十分不足,只有兩個很小的休憩公園,長者缺乏晨運和正常社交活動的空間,我們希望向政府爭取提供更完善的休憩設施。」 阿思十年如一日服務大南區,深受街坊歡迎,在大南區開舖的施太說: 「我真心喜歡阿思這樣的年輕人,她能為社區帶來活力。」 自幼學洪拳 凌晨救阿婆 阿思看上去個子不高,但原來她自幼就學習洪拳。在她眼中,功夫不僅可以強身健體,更能修身養性, 「我哋學功夫,背後很重視道德修養,首先是尊師重道,其次是養生,然後是修行。修行是一種信仰,就是要有正義感。」 阿思憶述,有一天凌晨四時許,她正在睡夢中,隱約聽到有人喊「救命」,於是立即起床順着聲音找下樓,果然見到一位婆婆倒在馬路邊喊 「救命」。阿思立即將婆婆送往醫院。 「當時也沒想什麼,就是一種自然的反應,我想這就是正義感的驅使吧!」她說。

蘇嘉樂 組織義工隊 為長者維修家居

在一個週四的上午,位於彩虹邨金華樓地下的莫健榮議員辦事處門外,一個帶着近視眼鏡的年輕人正在向公公婆婆們派發當日的報紙,逐個送到老人家的手中,還不時地和他們寒暄幾句。 他就是工聯會派駐當區的社區幹事蘇嘉樂。經過一年多的踏踏實實的服務,當日在場的老人家已經差不多個個都認得他,親切地稱呼他 「蘇生」,不少人還能叫得出他的名字。 學長引薦 踏上服務社區道路 蘇嘉樂告訴《龍週》記者,他在大學四年級寫畢業論文那年,返回香港找了一份倉務員的工作,認識了同樣就讀過內地大學的師兄,並在師兄的引薦下加入工聯會,先在港島杏花邨做議員助理,去年2月來到黃大仙池彩區擔任社區幹事,為工聯會拓展社區服務。 在蘇嘉樂的眼中,做社區服務意味着事無鉅細什麼都要做, 「不要忽視一些細節,雖然不起眼,但是卻可能造成破壞。」比如地面不平坦就有可能讓人受傷,「小事可能影響大!」 幫助居民跟進和解決投訴是蘇嘉樂日常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對於居民的投訴,蘇嘉樂總是認真跟進,不時會透過電話、facebook等即時回饋進展, 「做社區工作講的就是壘石頭,通過每一個人,每一件事,讓大家對你慢慢態度改觀,增加信任,所以不能有一點點的馬虎。」 彩虹邨的紫薇樓和丹鳳樓是蘇嘉樂其中一個服務的社區,蘇嘉樂回憶說,他兩年前初到該區了解到,坐落在公屋的這2棟樓老人家所佔的比重較大,透過家訪發現很多老人家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水電、家居問題需要維修。 「老人家本來就沒什麼錢,而這些小型的維修動輒要幾百元。」蘇嘉樂說, 「我自己是工會出身,我們工會有很多退休的職員懂得水電維修技術。」於是他在工會的協助下,組建了一支家居維修的義工服務隊伍,幫老人家排憂解難。他說: 「雖然這種維修很多時候都只要幾分鐘就搞定,但能夠幫到公公婆婆,看到他們開心的笑容,我自己也有小小的滿足感,更願意投入社區服務。」 ▲蘇嘉樂協調街坊更換LED光管 ▼蘇嘉樂設街站聆聽居民意見 協調解決街坊養狗問題 不知不覺,蘇嘉樂在彩虹邨的紫薇樓和丹鳳樓已經做了逾千次的家訪,幫助不少街坊解決難題,收穫了滿滿的滿足感。他跟《龍週》分享一個個案時說,丹鳳樓有一名住戶違規養了一隻狗,狗的體重過胖,不時會發出聲響,影響其他住戶,房屋署經常收到投訴,限期要求她放棄養狗。 蘇嘉樂通過家訪,跟女住戶的傾談中發現她有創傷後遺症,需要養狗來給她帶來精神上的安慰,於是跟房屋署協調。其間,女住戶也主動帶狗做運動、減肥,狗的重量下降,也沒有再發出聲響,最終解決了問題。 「就是這些普普通通的個案,但是真的幫到人。」蘇嘉樂說,語調平靜中又帶着些許的滿足。 ▲蘇嘉樂更換區內去水渠蓋樣式 ▼蘇嘉樂與房署研究區內無障礙斜道的防滑 父母言傳身教 蘇嘉樂走上社區服務的道路其實並不偶然。他自小和父母住在觀塘的啟業邨, 「爸爸媽媽很喜歡幫人,爸爸有水電維修的技工牌照,不時會幫鄰居解決家中的水電維修問題,而且從不收錢。」在父母的言傳身教之下,他也產生了一顆服務社會的心。 從事地區服務工作,需要長時間扎根社區。蘇嘉樂坦言,他現在幾乎每天都要早出晚歸,對於這種常態化的生活, 「爸爸沒什麼,媽媽開始的時候不免會有怨言。」不過,媽媽慢慢也認同了兒子的選擇。為了表達對兒子的支持,蘇嘉樂的爸爸更參與到兒子組織的家居維修義工隊伍中。    

朱家健:快餐店難民的哀歌

以前,浪跡天涯很瀟灑,稱為四海為家;現在,香港卻有一個尷尬情況,部分單身的基層人士,因劏房價格太高、或有家歸不得,索性「寄居」於通宵營業的快餐店或網吧,以這些經營「吃喝玩樂」的場所作「家」,過着晚上半流浪的生活。 「快餐店難民」坐着或扒着睡的感覺可不好受,還要限時限刻「遷入」「遷出」和遭人白眼,寄人籬下,與住天橋底相比,只是多了一個瓦遮頭和閉路電視監察的「安全感」,其實這寫照透視了社會的哀歌。 是貧富懸殊!亦反映了濫用公屋資源!這批「難民」其實部分是有正職的,在下班後,或在公共體育館梳洗後,便要靜待「潛規則」默許的「夜宿營業時間」,與其他同是天涯淪落人爭奪 「坐式床位」,再捱過冷氣直吹的八小時,冷暖自知,是甜夢還是噩耗根本沒人有興趣理睬,但只知道社會弱肉強食競爭下,起身了又等候新一天低薪工作的奴役。 他們受制於條件,能屈能伸,自力更生,值得尊重。但可悲的是,在一個已發展的繁華社會,福利保障理應健全,房屋資源卻未有留給真正需要的人,令到部分人不能或不願承擔昂貴租金,而無家可歸。可行的短期解決方法,包括檢視公屋資源是否有被濫用,並鼓勵公屋富戶遷出,以加快公屋單位輪轉,又或把空置工廈改成臨時房屋,臨時安置有需要人士。 朱家健: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

蔡梓銘:祖傳牛皮癬.中醫經方的尖端

近年在中醫界很流行 「經方」一詞。所謂經方,廣義而言即是來自古書的經典藥方。《漢書.藝文志》云: 「經方者,本草石之寒溫,量疾病之淺深,假藥味之滋……以通閉解結,反之於平。」古人開藥方,藥縱多亦在十味之內,組方是相當嚴謹的。 話又說回牛皮癬,它雖然沒有傳染性,但病性上也是一種惱人的皮膚病,正名為銀屑病。被稱作 「牛皮」除因皮膚發病厚硬,亦因這病纏綿難去。發病的有重有輕,主要病發部位為頭面、耳、手肘、手指關節外側、背部及膝部。輕的只有輕微痕癢;嚴重時則遍布全身,甚伴有膿疱,指甲凹陷,蔓延生殖器官。當然也有些會出現併發的關節問題。 而 「祖傳牛皮癬」一詞,也非空穴來風。牛皮癬也確有遺傳傾向,而且不僅在西醫學上無根治之法,就連不少中醫同道也感棘手。但突破點就始於經方之上!近年各方中醫門派四起,可謂百家爭鳴。其中就有崇尚古方的醫家,從傳統中醫思維辨治牛皮癬,療效甚佳。我與中醫大師們比當然資歷尚淺,但單在今年也在臨床上以古方經方治過兩例全身性的牛皮癬。雖暫時未至全身痊愈,但較來診時則已退八九成。在病者而言,頑症能夠較前緩解且穩定,也值得高興;但在醫者而言,病未盡去,總覺有愧。還是得每日精進醫術,絲毫勿失,方能報答病者的信任。 蔡梓銘:香港中醫學會理事兼慈善基金會秘書長、世界中醫聯合會生殖醫學理事

何啟明:無合約老師儼如黑工

當筆者還是個大學生時,有長輩曾說: 「你應該讀多個教育文憑,將來疊定心水教書,有保障、安穩,人工高假又多!」,當時聽到這番話也覺得有點 「輕不着地」。教書,對老行尊來說當然羨煞旁人,但對我們這一代卻非如此,隨時更好像 「黑工」般無保障,並在毫無合約規管下任由校方亂搬龍門和剝削。 為何教師會如 「黑市勞工」?事關,筆者近日收到工會轉介的求助個案,並聯同他們召開記者招待會,該名老師即使有病在身,亦無阻其教學熱誠,而且在面試期間開誠布公,向校方申報病歷,該學校最終亦聘請他為該校的 「1年合約文憑教師」。 不過,事主由工作第一天已屢向校方索取合約,惟該校校長時常以 「唔得閒」、 「教職員無整好合約」為由諸多推搪,直到事主被解僱的一刻;該學校還以 「日薪代課」作結算薪酬,甚至拒絕在無合約的情況下支付1個月代通知金,並以 「7日生活津貼」作打發。 現時,不論教育局也好,以至整個勞動市場,存在許多漏洞,讓無良僱主乘機剝削員工應有的勞工保障,令僱員蒙受損失。筆者認為,教育局應以身作則,為一眾教師訂好完善的設施,確保教員的勞工權益;其中,局方應訂立相關規例讓校方在有效期內給予僱員制定合約,令他們得到應有的保障。同時,教育局亦實應檢討當中漏弊,並予以相關罰則以作阻嚇,以避免出現 「掛羊頭賣狗肉」的情況,徹底欺騙應徵的教師。 更重要的是,在今次的個案中,事主曾以校方「有出颱風停課」的薪水,這代表其職位並非逐日計算的 「日薪代課」,惟事主以這點作爭論時,教育局則以 「校本」為由而無權干涉別人支付薪酬的模式。誠然, 「校本」這個詞彙並非用作推卸責任的理由,令《教育則例》所列的規範形同虛設。筆者認為,教育局應重新檢視對學校採取無為的態度,令《教育則例》等有法可依,保障教育工作者的勞工益。 其實,教學這個工種並非如 「離地」長輩所言般「安定、福利多、假期長」,而且,教育並不是單一「教學」,正如韓愈《師說》中: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現今的教育工作者的職責更為多元,與學子的關係更為緊密。如果,老師們本着熾熱的心教學,換來的卻是校方的無情摧殘,令他們熱情不再,長遠影響的只是我們的下一代,這又何苦呢?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蔡元培與香港的情緣

蔡元培是中國近代史上的一位傳奇人物。他不但是革命英雄,也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 從進士到革命家 從革命家到教育家 早年蔡元培接受傳統科舉教育,最後取得進士。後來他目睹滿清政治腐敗,無力抵禦外侮,便創立了光復會,從事革命活動。1905年光復會、興中會、華興會合組成同盟會,孫中山委任蔡元培為同盟會上海分會負責人。1912年1月4日,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他出任臨時政府教育總長。1915年6月,他與李石曾、吳玉章等發起組織華法教育會,在法國倡辦勤工儉學,周恩來、鄧小平都是通過這個組織的幫助後,得以順利在法國留學。但蔡氏在中國近代史的最大成就,當推他在北京大學的興革。北京大學原名為 「京師大學堂」,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長,改革學校的不良風氣,採用「思想自由,相容並包」的辦學方針,實行「教授治校」的制度,提倡學術民主,支持新文化運動。1917年,蔡元培聘請《新青年》主編陳獨秀為文科學長,後來又聘請李大釗、胡適、錢玄同等 「新派」人物在北大任教,使北大成為新文化的重鎮。五四運動時更竭力營救被捕學生,贏得各界的稱譽。1927年以後,蔡元培致力從事 「中央研究院」的籌辦工作,後來又出任該院院長。 在香港的最後歲月 1937年七七事變後,蔡元培前往香港養病,其間寄住在香港商務印書館臨時宿舍,後來其妻子周氏偕子女來港,便租住九龍柯士甸道156號。蔡氏居港期間,仍然心繫祖國,簽名領銜國際反侵略大會中國分會發起的文化界宣言,呼籲國際聯盟制裁日本侵略,又為該會撰寫會歌。蔡氏在香港化名 「周子余」,平日深居簡出,偶然攜子女外出散步,更多的是在家閉門讀書。他基本上不出席公開活動,只是在1938年5月20日,應宋慶齡主持的保衛中國大同盟和香港國防醫藥籌賑會的邀請,參加美術展覽會,並發表演說,指出: 「抗戰時期所最需要的,是人人有寧靜的頭腦,又有堅毅的意志」。本來他離港想前往昆明,可惜因生病未能成行。 旅港期間,蔡氏仍然關心和過問 「中央研究院」的業務。他在1938年2月主持在香港召開的院務會議,此後經常與中研院和各所領導人通信,討論工作內容,對於該院總幹事人選一事,尤多書信往還磋商。 1940年3月3日,蔡氏早上如廁時突感頭暈,失足摔倒。次日被送往養和醫院診治。醫生實行輸血救治,至5日早上不治。臨終前留下 「美學救國」、 「科學救國」遺言。蔡氏逝世後,於灣仔摩利臣山道的福祿壽殯儀館入殮,據香港《大公報》的報道: 「蔡公遺體七日下午入殮時,因福祿壽殯儀館地位仄小,故布置簡單,禮堂內供蔡公遺像,四周堆置各界致贈之花圈,四壁亦滿懸輓聯。蔡氏遺體,穿藍袍黑掛禮服,均以國產綢緞特製,頭戴呢帽。三時入殮,由蔡元培的兒子扶入棺內,上覆綉被,首部外露,上蓋玻璃」, 「蔡氏親屬等約三百人,均恭立於禮堂內,依次列隊至靈前行禮,並瞻仰遺容而退」。出殯當日送葬隊伍達5000人,全港學校商店都下半旗誌哀。靈車進入南華會體育場舉行公祭,參加公祭的學校及社團達1萬多人。隨後靈柩被送東華義莊暫存,同年安葬於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