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定暢:真實又虛偽的—親

2012年第一次在內地工作,同事們都是以親們互相問候,乍聽之下,還以為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一次,小我幾歲的員工跟我熟悉後,第一次對我說「親啊,這些客戶都是在懵你的。」我錯愕,係度同我講嘢嗎?原來呢句——親、親們、都係內地打招呼的一個開頭語,唔好以為佢地係親戚關係,其實只係打招呼而已。 不知從何時開始,內地就流行把「親,親們」,男生或者女生稱呼男生,會用「哥」,當作口頭禪,希望藉着第一句話,拉近彼此的關係。真能如此嗎? 有日,一位第一次來店舖買嘢的阿姨,第一句就,親啊,你們店舖的東西真精緻,看得樣樣都想把它們帶回家,同事還熱情招呼着,寒暄了好久,最後光顧了幾百蚊的貨品,然後結算一陣然後離開。晚上打烊結帳的時候,我摸着質感不同的幾張一百蚊紙,原來有兩三張係偽鈔。翻看CCTV,原來在付錢的時候,就是熱情的阿姨,磨磨蹭蹭換來換去的百元,趁同事不為意更換了真的百元。 那些通過微信 「搖一搖」認識你的人,都會以一句 「親,很高興認識你。」親在哪裏,還是剛認識欸! 久而久之,也習慣聽大家這樣的打招呼,只是自己還是無法叫出口。香港人即使很熟悉也無法虛偽的對第一次見面或者剛認識的人稱 「親」、「親愛的」、「哥」,沒有認同與否,只是文化差異罷了。 江定暢:報刊編輯、護膚品調配師、品牌創辦人

左滙雄:期望早日通過「一地兩檢」方案

立法會討論有關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的議題,本人近期收到許多市民的意見,希望立法會能盡快通過有關方案,讓香港居民早日實現乘搭高鐵便捷前往內地的願望。 本人認為,在西九龍站實行 「一地兩檢」,最能發揮高鐵的效益,為市民帶來最大便捷和發展機會。該方案將深圳灣口岸邊檢模式應用到西九龍總站,合乎三大原則,包括符合「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運作上可行有效,以及防止出現保安漏洞。 「一地兩檢」有先例可循,世界各地皆有成功例子,運作暢順,深受旅客歡迎。相信香港段通車及方案通過後,可以進一步促進廣深港及內地其他主要城市之間的經濟、文化等各方面交流。方案是唯一能夠將高鐵效益最大化的方式,有利促進香港與內地民間和商界的交流,令香港可以與內地無縫接軌,創造更多的經濟效益。落實方案後,香港乘客可在西九龍總站完成香港和內地的清關、出入境及檢疫程序,完成後便可乘搭高鐵直達內地城市,毋須轉車,大大節省時間,達到便民、便商的目的。 「一地兩檢」安排為香港市民前往內地提供極大的便捷,方便市民北上內地就業、創業,有利香港的經濟發展,便利香港專才北上發展,開拓本港發展的空間。希望立法會議員能考慮市民的意願,盡快通過方案。 左滙雄:經民聯九龍城區議會副主席、經民聯青委成員

沈鴻穎:偶像練習生

最近內地最Hot的綜藝節目,莫過於《偶像練習生》。這和韓國有什麼關係?當然有,因為這檔號稱中國首檔偶像男團競演養成類真人騷,其節目形式、選秀形態及練習生分級排行等幾乎都和韓國近兩年最火紅《PRODUCE 101》一樣,在未有正式購買版權的爭議下,又成為一檔冠上「抄襲」名號的節目。 不過現今怪現象就是越罵越紅。《偶像練習生》也一如預想中成功引起全國關注,出演的男練習生們各有千秋,也成功爆紅,吸引無數少女追捧。練習生,是日、韓演藝圈打造明星的運作模式,發展至今已相當成熟。經紀公司着重發掘、培養,而根據練習生的自身實力,受訓時間也不同,少則幾個月,多則七八年,還要遇上機會才能出道,所以競爭十分劇烈。 對中國演藝圈而言,練習生制度是比較陌生的,可受韓流影響,許多懷抱明星夢的少年,都前往韓國受訓,在節目中擔任全民製作人代表和導師的,就分別有幾位是韓國偶像團體的中國成員,他們切身體驗過練習生之苦,成就今日的光芒。 愈來愈多國內的大型娛樂公司開始啟用練習生制度,而《偶像練習生》後,其他平台也乘勢推出女版選秀節目《創造101》,這些節目的播出,會否成為中國正式引進練習生制度、程序化培養新生偶像的開端呢? 沈鴻穎:自由撰稿人、韓國潮流文化專欄作家

張思穎:青年延續十九大新時代精神

年人對於國家的發展及壯大應感到光榮,中國在國際政治和經濟舞台地位舉足輕重。因此,青年需要不斷從十九大精神反思和學習,緊貼國家經濟發展藍圖。鼓勵香港青年要努力上進,務實處事,以正面的思想價值觀向善,貢獻社會,勸勉青年要從大局出發,堅持為「香港好」信念服務社會,增強實力,貢獻國家。 中央政府為香港青年開拓更多的機遇和發展平台,包括推動 「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落馬洲河套地區、前海及橫琴合作打造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吸引內地企業來香港上市、香港加入亞投行、中資企業來香港設立雲端中心等政策,香港都不能夠超越新加坡,香港青年真的要反思,要急起直追了。青年活在當下要珍惜現在,創造未來,不要辜負歷代祖先建設香港作出的貢獻,保持香港強勁的競爭力。 青年領袖作為香港民主社會的重要資產,青年創業或論政不只是空談理念和理想就成事,而是通過學習十九大和國家政策,然後貼地執行和實踐在社會的每個角落改善民生,提升生活環境質素。當理想走向實踐,必須要務實和實事求是地深層次思考問題,青年應領悟到創業或論政並不只是為了個人理想,而是實踐七百多萬人所追求的穩定生活,維持社會和諧團結才是青年領袖的義務和承擔,才可得到社會的認同和讚揚。 張思穎:香港菁英會會員、「就是敢言」第三期計劃主席

都市淨土 志蓮淨苑

生活在繁華都市,想找尋一片淨土殊不容易。但凡事無絕對,在香港就輕易可以找到隱於鬧市的平靜之處,如位於鑽石山的志蓮淨苑。 歷史悠久 原為清修地 志蓮淨苑是本港著名的廟宇,毗連古式園林南蓮園池,雖位處繁華鬧市,但別具寧靜平和氣息,可謂都市中的淨土。苑址原為一所別墅,1934年由藍昌源居士捐贈予覺一法師、葦庵法師開辦道場,並發展成 「女眾十方叢林」,作為僧侶清修的場地。 其後,由於國共內戰影響,大量內地難民湧入香港,聚居黃大仙及鑽石山一帶木屋區,貧苦百姓對社會福利服務需求量大,志蓮淨苑遂於1948年開辦義學為兒童提供教育機會,1957年又開辦非牟利孤兒院及安老院,收容貧苦無依人士。及至1988年5月,政府因興建大老山隧道而清拆志蓮淨苑及周邊木屋區,經社會各界熱心推動,志蓮淨苑被劃入重建計劃,於2000年竣工並正式落成啟用。 恢宏仿唐木建築群 志蓮淨苑最能體現香港中西文化薈萃之處,就是其仿唐建築風格。其重建計劃雖始於港英政府時期,但該苑的設計卻以中國僅存的唐代建築實物之一、山西佛光寺東大殿和盛唐時期敦煌壁畫中的唐式建築為藍本。 當中,一磚一石均嚴格按照唐代園林的藝術風格設計,並遵照唐代形制和傳統技術,將佛寺建成了一座符合佛教 「七堂伽藍」規範的仿唐木構建築群,布局層次分明,建築沿中軸線呈現對稱、均衡的主次分布。 志蓮淨苑的殿堂採用天然建材,殿堂的木構件均以榫接方式連結,毋須使用釘子,比例和諧優美。而整個殿堂在南、東、西邊設三道大門,分別是 「山門」、 「東門」及 「西門」,建築布局為 「三進三重門一院」。 設計獨特含意重 志蓮淨苑每項建築都有獨特之處和含意,如 「山門」又作 「三門」,即三解脫門之意。設計參考了敦煌壁畫及日本平等院鳳凰堂的天王殿,殿內更有香港少有供奉的虛空藏菩薩。 山門和天王殿之間建有蓮花池,蓮花有純淨無染之意,盛開時芳香撲鼻,心曠神怡,設計則是依 「淨土經變圖」中展現的阿彌陀佛淨土七寶池及八功德水設計。 另外,鐘樓、鼓樓、大雄殿、卧佛殿等亦匠心獨運,比起日常見慣的摩天大樓,遊走在如此莊嚴神聖的建築之間,令人讚嘆古代建築之美外,也不其然放下繁瑣俗事。 南蓮園池悠然自得 與志蓮淨苑相連的南蓮園池,是一座古式園林,設施和布局同樣是仿照隋唐園林 「絳守居」而建。光是正門造型,就是參照敦煌壁畫,充滿唐代烏頭門的特色,器宇軒昂、雄渾高貴,為遊人帶出陣陣古雅氣息。 而其造園手法 「小中見大」,以小品建築、樹木、山石和池水等營造借景,將山水融入其中,古意盎然,最合遊人靜心散步。 一苑一池二合為一,組成完整唐式佛寺、園林的木構建築,更於2012年列入中國的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錄。 賞景之餘,園內更有餐廳,主張低鹽、低糖、無味精,嚴選新鮮食材炮製山家素菜,(即運用傳統製作食物的方法)適合提倡健康的素食潮流。另外,也有盆景園、石館等,擺放不同的園藝品供觀賞。走累了,不妨到訪清雅的茶舍品茗一盞香茶,享受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情趣。

四月最粉嫩的色彩 五大杜鵑花海

本版主持::「閒折二枝持在手,細看不似人間有,花中此物是西施,鞭蓉芍藥皆嫫母。」最美的時節,邂逅最美的風景,待到杜鵑花開之時,貴州、西藏、湖北、浙江、江西,五座城,從南到北,從西到東,執手漫步花間,用相機定格花海中最美的瞬間。四月,怎能不看杜鵑花? 杜鵑花,自古以來,頗受文人墨客的青睞,唐朝詩人白居易更是偏愛此話,讚其為花中西施。晚唐詩人李商隱曾詩云,「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四五月的暮春時節,桃李櫻花隨風而散,山野間的杜鵑卻迎來了一年中最美好的花開,漫山遍野,開滿山坡,猶如花毯一般覆蓋大地,似春風送來的紅紗,緩緩落下,美不勝收! 江西 井岡山 你見過井岡山的春天嗎?可不止那段銘記在心的紅色歷史,還有杜鵑花開的浪漫。18多平方公里的杜鵑密林,在每年的四五月,杜鵑花如約而至,百里花山色彩繽紛,猶如廣袤的錦緞華章鋪山蓋嶺。32種杜鵑,最別致的是井岡山特有的井岡山杜鵑,淡紫紅色,暗香浮動。被譽為 「天下第一杜鵑山」 的 「十里杜鵑長廊」,特別又美好。 貴州 百里杜鵑國家森林公園 浪漫杜鵑三月開,粉面含春盼客來。春風拂面,世界上最大的天然花園迎來花開成海的絢爛春色。125.8平方公里的杜鵑花陸續怒放,漫山遍野的氣勢鋪面而來,在 「一樹不同花」的 「地球彩帶」感受春的魅力。漫步杜鵑花海,迎着春風,伴着花香,抑或是乘着直升機,俯瞰花海連綿,譜寫春日的浪漫樂章。 西藏 色季拉山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總以為西藏最美的春色定格在林芝的桃林,殊不知暮春四月的西藏,亦有動人的春光。四月恰逢高原上的杜鵑花開,環着喜馬拉雅不同山地海拔高度依次綻放。 若說林芝因桃花而聞名,那麼林芝以東的這座色季拉山一定是以漫山遍野的杜鵑出名的!花期從4月中旬至6月底,從山腳到山頂次第綻放。6月,這裏迎來了盛花期,花開成海,繽紛多彩,千姿百態,氣勢浩大,景色極為壯觀。 湖北 英山天馬寨 大別山區裏的獨一無二,英山天馬寨的杜鵑花開,奏響了春的樂章,迴盪在大別山間。原生態的杜鵑花,演繹着大自然的無限春光,深紅、粉紅、黃、深紫、淡紫等多種色彩相互交織,十里五彩杜鵑花海,繪就了一幅多彩的春日畫卷。穿行於天馬寨的崇山峻嶺中,徜徉在杜鵑花海裏,仿若置身於人間仙境。 浙江 天台華頂國家森林公園 人間四月芳菲盡,華頂杜鵑始盛開。每逢五月,千畝雲錦杜鵑在雨霧之中悄然綻放,雲中花開,花間霧繞,雲霧與花海交映成趣。成片的古樹群在千米高山之上綿延幾百上千畝的盛況,唯有在華頂才能看到。平均樹齡約200年,最老的一棵已有1000餘歲,堪稱 「華夏一絕」。漫步雲錦杜鵑林,古樹花開,是千年生命的魅力。

童暉:沒有永遠的朋友

學生時代總愛說友誼永固,踏入社會,才知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至於錯綜複雜的國際關係,就更是如此。英國人說: 「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永遠的敵人, 只有永恆的利益。」遊刃於中美之間的飛虎將軍夫人陳香梅,也曾引述這句話來談國與國之間的關係。 陳香梅與蔣宋美齡交情深厚,本來堅決反共,可是隨着中美建交,卻以里根總統特使的身份出訪中國大陸,正說明了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永遠的敵人。她是美國政府對華政策資深顧問,見證一個時代的中美關係。這個月她的去世與中美貿易戰碰在一起,也隱隱讓人覺得中美關係進入新的階段。 中美建交以來,美國並不是第一次向中國實施貿易保護主義,自上世紀 90 年代,美國屢次引用 「301 條款」對付中國,但都為時不長,中國也都隱忍退讓。可今次,中國卻積極反制,姿態強起來,而美國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這其實是兩國利益關係發生轉變。以前,中國勢弱,但求韜光養晦,美國則要把中國吸入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雙方沒有明顯的競爭,較易維持友好的關係。可是,隨着中國國力日盛,力圖中華復興,與美國就產生利益衝突,強強相對,弄不好就會造成敵對的狀態。 如今,中美繼續做朋友,還是反目變成敵人,端視乎兩國如何處理當中的利益瓜葛。 童暉:學研社研究員

會稽山:與其抗議港鐵加價 不如設法提高薪酬

港鐵公布本年度車費將加價3.14%,消息一出,又是各種抗議聲不絕,似乎港鐵加價是罪大惡極之事。但其實大家可以算一筆帳,以一般打工仔每天來回兩程車計算,每個月一千元車費已經屬於較高水平,加3%不過每個月區區增加30元,真的無法承擔嗎?更何況還有半年的寬減期,一年不過增加180元開支,而且很多人每月的交通開支並不到一千元。以最新的港人月入中位數1.7萬元計算,一千元佔比不到6%,很難想像交通費會成為港人的負擔。 當然,筆者的意思不是鼓勵港鐵加價,而是認為反對沒有多少意義。即使阻止了港鐵加價,還有巴士、公屋租金、水電煤等眾多領域會加價,你能全部阻止嗎?即使能阻止,能阻止樓下的茶餐廳加價嗎?能阻止超市、街市的商品加價嗎?這麼多的領域,一一去阻止加價根本就不切實際,而過去的歷史也充分證明,反對加價根本沒有作用,該加的還是會加。 筆者認為,唯一能夠從源頭上徹底解決加價壓力的,就是增加收入。只要收入增幅大於通脹,一切都不是問題,但現在最棘手的就是收入增長停滯,大家才會對加價這麼敏感。所以,香港的當務之急應該是放下政治紛爭,聚精會神搞建設,一心一意謀發展。經濟向好,大家的收入才有望顯著提升,這時候難道還會怕一年增加180元的車費嗎? 會稽山:時事評論員

陳家偉:天台耕種 樂趣無窮

我的學校有兩個校舍,初小的在旺角,高小則在將軍澳,前者雖然處於鬧市,但卻十分清幽,走進校園,多有「鬧市中的綠洲」的感覺。旺角校舍去年重新粉飾外牆,以「藍天綠地」為主題,配合學校重視環保的方針。 今年,學校的綠色學會推出了一個新的綠色活動名為「綠色人家」,天台親子耕種計劃。我們購買了四十八個種植箱放置在天台,每四個箱組合成一個小農圃,分配給十二個家庭,讓他們栽種自己喜歡的蔬菜,體驗種植的樂趣和做都市農夫的苦與樂。 綠色人家的反應熱烈,要以抽籤的方法去分配。每期的租用期為四個月,費用為120元,第一期已順利完成,大部分學生和家長都很喜歡,他們都享受栽種、灌溉、施肥、除蟲、收成等過程。我們特別請來了一位資深的都市農夫 「村姑」來幫忙,指導大家。耕種其實也有許多小知識。 第二期的綠色人家也已在三月份開始,有了第一期的經驗,第二期的安排更順利,村姑除了教授種菜的方法外還加入了園藝治療的元素,讓參與的大人和小孩更能體會生、老、病、死的生命循環,她每次都會分享一本綠繪本,引發思考。 每個星期六的下午,這十二個家庭都會開開心心來校打理 「菜田」,有些家庭已非常成功,收割一袋滿滿的菜,有機有益,享受努力的成果。 陳家偉:優才(楊殷有娣)書院小學部校長,關注學生的品德及才華發展

李宇銘:醫師可否給我止癢

患有濕疹、風疹、牛皮癬等皮膚病的患者,經常會問中醫師: 「可否先給我止癢?」 究竟有沒有中藥可以 「止癢」?這答案既肯定、也否定。要看 「止癢」是個什麼概念了!如果說像西藥般,採取直接壓抑方式的止癢,中藥則沒有這種方法。可是如果打開中藥書,我們可以發現有許多中藥也有止癢的功效,例如祛風止癢、燥濕止癢、解毒止癢、殺蟲止癢等,的確中藥也有止癢的作用,可是中藥也並非直接止癢,而是透過止癢之前的功效:祛風、燥濕、解毒、殺蟲,最後達到了止癢的效果,換個角度看,就是如果因為風導致的瘙癢,就要祛風,因為濕導致的就要祛濕,祛除了這些風和濕,瘙癢就會自行解除了。 中醫上沒有直接的止癢,均是「間接」的方法,可是間接並不等於慢速!如果能夠解決根本原因,效果也可以快速的。這就是中西醫觀念的不同,中醫講求 「治病必求於本」、 「同病異治」,就是這個原因。 除了止癢之外,止痛、止嘔、止咳也是一樣!中醫上沒有直接單純的止痛藥,要止痛的方法,可以有行氣止痛、除濕止痛、化瘀止痛、祛風止痛、散寒止痛、溫中止痛、調經止痛……止嘔止咳也一樣。因此,當患者問中醫可否 「止癢」的時候,你認為中醫師應該給你回答可以還是不可以? 李宇銘:中醫學博士、中醫師,中醫經典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