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定暢:不論政治 只論爵士

最近看了三場小型音樂會,音樂會的演奏者共同點是都是本地年輕人,有些演奏者還在讀書,他們在演奏當中會講解自己的音樂世界,都與他們看待世界的觀點相似。最難忘就是月底看的爵士音隊-P.M.V trio是一隊由三個年輕人組成的樂隊,他們迷醉於1940年代的Bebop ( 咆勃爵士樂) 尤其是先鋒者Charlie Parker。所以他們一齊去洛杉磯訪尋大師學藝進修。其中一個樂手分享,因為這一場進修,他用盡了自己所有錢,戶口只剩幾千蚊。為了一個理想的執著,願意放棄很多事情,這是年輕人應有的衝勁。 他用很簡單的比喻來解釋爵士樂,就像我們熟悉的香港音樂,Beyond的「光輝歲月」、「海闊天空」,太極樂隊的「紅色跑車」等等,那是屬於80年代香港本土音樂的文化。爵士音樂也是一樣,是屬於非裔美國人的一種文化,一種流派。 這幾場與音樂有關的饗宴,對於我來說,是對香港年輕人的一個重新認識。以往我們從電視框看到很多年輕人的報道都是與政治有關,什麼街頭抗爭、什麼被DQ,還有組黨等等,其實還有很多默默耕耘為自己理想及理念拚搏的一群。今年採訪過從藝人改行做生意的女生們,從事刺繡的大隻佬。請大家都看看這些不是只站在道德高位、談論政治的年輕人,而是草木之人才是大多數。 江定暢:報刊編輯、精油護膚品DIY達人、品牌創辦人

蔡梓銘:扭轉乾坤在指間.中醫不是慢郎中

中醫取效慢,西醫取效快這個想法,總是在不少人的固有思想中。而事實上,中西醫其實各有所長,誰快誰慢其實說不準。說中醫慢的人,針灸的效果,尤其在痛症上,也多立竿見影;開得好的中藥方,也常常幾天內就調理好內科問題。 一旦遇上了膠結不愈的病症,多數醫生醫師都會稱之為慢性病。慢性病這詞很弔詭,好像能治療,但治療起來效果又好像不佳。對於中醫而言,要治療慢性病,尤其是西醫定義下的病,例如三高、心腦血管病、筋膜炎症、痛症等,常常就要跳出西醫的局部思維,回歸中醫底下人體整體的思維,才能有所出路,才能收到療效。其實對於急性的病症也一樣,常常是醫師辨證診斷越準確,療效就越快越好。 記得早幾年的某天清晨,有人猛拍我房門,原來是家父突發頭暈頭痛,神情相當痛苦。於是我囑令他坐在沙發上,急忙把個脈,發現左手脈象氣血根本到不了頭部,於先針頭頂上一個穴位,脈就上去了。頃刻間家父就說頭痛已去,但胸口仍是翳悶的。此時右手脈代表胸口的脈象仍見束縛得較緊,於是我再針右手上的一個穴位。你猜怎麼了?結果家父見無甚問題,就堅持上班去了。 所以說,中醫是不是慢郎中?其實中醫見效也很快,不過這對於醫者自身的技術要求自然就很高了。 蔡梓銘:香港中醫學會理事兼慈善基金會秘書長、世界中醫聯合會生殖醫學理事

何啟明:誰偷走了我的小販檔

筆者出生於八十年代,與家人同住上海街的唐樓,閒時與弟弟走到附近的小販檔光顧,買小吃、玩具甚至衣服等,樣樣都是 「平靚正」,相信這也是大多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但昔日的時光或許往事只能回味。當時香港從事小販行業的人數高達30萬人,其後經政府整頓街道並設立發牌制度後,迄今只剩下5千多固定攤位及流動小販牌照。 為期5年的固定小販資助計劃,已於今年6月結束,在4,330名固定攤位持牌小販中,有854名合資格小販向食環署交回牌照,以換取特惠金賠償。照道理八百多個牌照理應可全數撥出作重新分配,但最後可供申請的固定牌照只有423個,原因為何?局方竟以「風險較高不宜設置攤檔」、 「理順排檔區整體布局」、 「預留作其他遷置需要」為由,扣除部分攤位不可作申請。固定小販牌就這樣慘被削半,令人不禁懷疑政府此舉有 「陰乾」小販行業之嫌。 筆者早前於立法會上建議政府,就小販牌照供應減半提出可行方案,研究在新市鎮及選擇性較少的區域設立固定小販排檔區。正如慈雲山區,8萬人的社區中只有屬於領展的慈雲山街市獨佔市場,居民往往要 「焗住買貴餸」,即使大幅加價也只能肉隨砧板上,加上選擇少之又少,這絕非居民想要的。就我們所見,廣東道街市、花園街等都是固定小販排檔區,提供食物類的濕貨及乾貨,功能就如街市一樣,可讓市民有更多選擇。 其實增加排檔區也並非難事,當局更可有系統地管理,就如社區墟市試驗計劃,在社區內營運墟市,特別在較偏遠的新市鎮,如天水圍、東涌,可解決居民跨區買餸的問題,這足以證明社會對發展小販墟市的需求。只可惜政府口說沒有陰乾,但身體卻很誠實,對建議採取拖字訣的態度。 其中,政府考慮對新一批發牌設5年營運期,以增加小販供應流轉。試問一下,每5年就有可能失去牌照,如此苛刻的條件,根本無法吸引新人入行,最後都逃不過行業式微的命運。筆者曾聽到很多販商分享,他們大多出身基層,有小販牌後可小本經營生意,養活一家幾口。試問一下,如果5年的營運期後,未能繼續經營,難道又要重新另覓工作嗎? 現時小販牌照僧多粥少,只有在不持續減少小販數目的原則下,重發更多小販牌照才是出路。政府必需要認真審視現時小販管理政策,制定長遠策略。在提供基層消費選擇的同時,又可為市民提供就業機會,何樂而不為呢?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九龍城的小泰國

九龍城向來有 「小泰國」 之稱。雖現時全港各地均有開設泰國餐廳,但每當談及泰國菜,人們仍然會提及到九龍城一遊。 來港泰人在九龍城駐紮 上世紀七十年代起,九龍城開始成為來港泰人的聚居之地。對於泰國人聚居九龍城之因由,向來眾說紛紜。有街坊指,由於當年九龍城鄰近啟德機場,考慮到交通問題,開始有泰國人定居九龍城,而其他泰國人亦為互相照應,因而往往一同在此落戶;亦有人指,在二十年代,有大量潮州人移民泰國,並與當地人多有交流,因此兩地在飲食及文化上多有互通。無獨有偶,戰後九龍城亦有大批潮州人在此謀生,這使來港泰人,特別是泰華家庭倍感親切,因而同樣選擇在九龍城居住。 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發展蓬勃,生活水平要求上升,因而有不少泰人來港任職家庭傭工,他們會選擇到租金較為便宜的九龍城落腳;此外,本選擇居住中環地區的泰人,由於政府進行舊區重建,亦轉到九龍城開舖, 「小泰國」因而誕生。 九龍城泰國菜成旅遊地點 除來港任幫工外,來港泰人主要以開設泰國餐館謀生。泰國菜多為酸、辣為主,輔以鹹、甜,味道豐富刺激且色彩鮮艷,食材用料亦十分多元,可謂色香味俱全,所以深受香港市民喜愛。像冬蔭功、金邊粉、咖喱炒蟹、泰式烤肉等經典的菜式應有盡有,且被譽為手法正宗。而且因為該區餐廳頗多,小至九龍城街市熟食中心檔口,大至佔地三層的黃珍珍樓均屬泰國菜館,即使是不同階層的食客亦可找到相宜的地點進餐。 據統計,九龍城有超過四十家泰式餐廳,遍布衙前圍道、城南道,泰式餐廳聯同潮州菜館、茶餐廳打響了九龍城 「食城」的名堂,不但香港本地人不時到九龍城一嘗正宗泰國菜,甚至有來自兩岸三地的遊客亦慕名而來。 泰式文化成九龍特色 除了各式泰式餐廳、甜品店、雜貨店外,九龍城被喻為 「小泰國」,亦跟此地的泰式文化有關。最為常見的是周末向和尚布施,此外亦有為人所熟悉的 「潑水節」。 潑水節又名 「宋干節」,為東南亞地區的新年,泰國人則是通常在4月13-15日舉行潑水節,當日會相互向對方潑水,象徵沖走厄運。每年這個時候的九龍城,居港泰人均會準備水槍、水桶甚至水喉 「參戰」,亦有不少港人自願加入戰團,普天同慶。 除潑水節外, 「水燈節」亦是泰人另一個重要的節日。水燈節在每年的十一月某日舉行,據泰國傳說,節日始於素可泰王朝,以水燈向水神祭祀,祈求幸福美滿,一直流傳至今。在泰國,節日當晚人們多將水燈放於河上;而在 「小泰國」,大部分泰國店舖的門外都會放置裝了水的發泡膠箱,以放置水燈,仿似萬家燈火,猶如中國傳統節日中的花燈會。

文善社:香港不是文化沙漠

很多人說香港是一個 「文化沙漠」 ,不過卻有一群人並不認同。在他們眼中,香港的文化活動豐富多樣,因此他們成立了一個叫 「文善社」 的組織,推動音樂、藝術及文化的發展及創作,促進跨領域文化交流。 免費樂器班 培育學童音樂才能 本身是小提琴家兼音樂學院創辦人的楊宇思,是文善社的創會會長。她笑稱,當初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文善社純粹是機緣巧合,機構本身也沒有訂立宏大的發展藍圖。話雖如此,《龍週》記者覺得這只是楊宇思的自謙,文善社雖仍屬萌芽階段,但在推動文化活動方面的確出了不少力。 譬如,文善社積極到學校推行免費樂器班,培育學童音樂才能,組建樂團。樂器種類繁多,除了普遍的鋼琴、小提琴,還有時興的烏克麗麗(ukulele),甚至是坊間陌生的箜篌。 箜篌?甫聽這名字大家想必也和記者一樣摸不着頭腦,楊宇思遂簡單直接形容: 「即是中國的豎琴。」這樣便想像到樂器的樣子了吧! 楊宇思解釋,箜篌是中國古代一種撥弦樂器,分卧式和豎式兩種,這種樂器自漢代由西域傳入,在隋唐盛行一時,可惜自明清之後日漸失傳。 「我們希望重新推廣傳統樂器,發掘中華文化的精華,傳播藝術。」她說。 舉辦比賽促文化交流 藝術要傳播,便不能只局限於香港。文善社就此舉辦了 「華人藝術鈦龍杯」,以比賽形式挑選國內外華人的藝術作品,比賽項目涵蓋聲樂、西洋樂、民族樂器、舞蹈、表演、書畫等,不拘泥於形式,務求百花齊放。 楊宇思介紹說: 「你可以選擇單純演奏一首世界名曲,又可以音樂配書畫,甚至箜篌Mix電子音樂都得,藝術創作講求創新、跨領域,我們亦不設年齡限制,採用網絡選拔,希望任何人都參加到。表現優異之參賽者更會獲邀來港出席 『粵港澳大灣區青年大合奏』,一展身手之餘彼此交流。」 文善社亦會協助其他團體舉辦活動。 「例如有成立超過40年的合唱團,人數不算多,要他們完成兩小時以上的表演會有難度,我們可以幫他們構思主題、邀請其他表演者互相合作。」楊宇思說。 最佳例子是去年文善社與其他團體合辦《Jam出新觀塘》音樂會,分別邀得香港、廣州的中小學及團體參與演出,以音樂鼓勵市民 「正向溝通,相互諒解」,推動社會和諧。 中港同樣重視文化發展 談到兩地的文化藝術發展,楊宇思認為很難片面定義文化,並期望大灣區能發展出新的文化, 「所有事都是文化,行路、食飯、與人聊天,整個環境就是文化。除了南音、粵曲等,我希望大灣區的融合有助發展新體裁的文化。」 她強調,香港並不是坊間形容的 「文化沙漠」,「首先政府投入的資源不算少,部分政策如一人一樂器,是有助學生學習樂器,推動藝術;其次香港的文化、藝術活動都好多元化,大家可以自由選擇自己喜愛的活動。」至於內地,近年也非常重視文化發展,甚至擴展至科技層面,如她認識的一名深圳小學生,一年級已要學習人工智能(AI),課程學習製造機械人。 不過,楊宇思也留意到兩地學生的分別, 「香港學生有演出機會已好開心,即使取得第二、三名的成績已很好,家長也會鼓勵他們;但內地學生競爭大,某程度上會要強少少,對成績很着重。」 她認為家長期望小朋友學習多種技能不算壞事,但要注意給予孩子休息空間,避免造成 「藝術填鴨」。  

反「港獨」「正義哥」 冀建活力新社區

提起莫嘉傑,不少市民都會記得他就是2016年 「宣誓風波」中率先在網絡上發起聯署譴責游蕙禎和梁頌恆,被稱為 「正義哥」的青年。經過一場充滿激情的反 「港獨」運動後,莫嘉傑前往英國讀書,並在去年中學成歸來,深入社區服務居民。 從外表看上去,23歲的莫嘉傑一臉年輕人的青春氣息,充滿活力。2018年暑假,他從英國樸茨茅斯讀完國際關係的碩士學位回港,立即就到黃大仙投入地區工作。他告訴《龍週》記者,自己生於斯,長於斯,對香港始終懷有一種特殊的情感,有責任要把香港建設得更好, 「驅使我走入社區服務街坊的最大動力,主要是有感於近幾年香港社會政治談得太多,而對民生的關懷減少了,我希望能用我自己作為年輕人的熱忱,為社會多做點服務。」 成立黃大仙傑出動力 莫嘉傑指出,自己剛好是讀國際關係,在英國學習時也涉及到一些政策研究,研究了英國和歐洲國家如何做民生工作的,回港後,希望把其中一些有用的東西,用到社會。 他說: 「英國的咖啡店、商店在下午5、6點就關門了,原來英國人很重視家庭團聚,一般不會加班,可以有較多時間與家人相處,可以精心布置家居。為何英國可以做到,香港卻不能?」 莫嘉傑帶着這樣的問題,開始到黃大仙區工作,他與幾位年輕的朋友成立了社區組織 「黃大仙傑出動力」,要用年輕人的方式,讓居民變得開心起來,讓居民感受到人生最重要的是生活。 「我們都是年輕人,做社區服務也要年輕、有創意。沒有場地,我們就搞街頭演唱會;沒有資源,我們就做免費的義工服務,可以扮聖誕老人,可以自彈自唱,也可以搞街頭派對……」 以誠感人 以德服眾 黃大仙傑出動力創立時只有3位年輕人,現在才5個月時間,已有20多位年輕義工,另外還有30多位街坊義工。莫嘉傑說: 「許多居民工作很忙,沒時間搞家庭親子活動,我們就在社區舉辦形式多樣的親子活動,有一場親子活動4個小時吸引了400多位家長和小朋友一起參加,讓街坊感受到社區的歡樂氣氛。」 莫嘉傑在社區服務,重民生,輕政治,他有一句口號叫 「以誠感人,以德服眾」。他強調,在社區工作,不論是藍絲、黃絲,只要他們願意找上門,自己都會用最大的誠意,為他們提供服務。」 莫嘉傑說: 「我在社區做事,不講政治顏色,社區需要實事求是,以民生論民生的服務者。曾有一位街坊最初見到我們時先聲明不是黃絲不支持,後來觀察了我們都是做實實在在的工作,日曬雨淋地為街坊服務,他支持我們做好社區工作。」 「山竹」災後 徒手為居民開路 莫嘉傑到社區工作近半年,感受最深的是早前超強颱風 「山竹」襲港後,與朋友一同為災後的社區開路。 「災後的第二天早晨,我6點已到社區,當時社區彷彿變成了森林,四周都是塌倒的樹木,居民要跨過許多倒下的大樹才可以出門。」 莫嘉傑憶述,當時他立即致電政府部門,對方說樹倒得太多,短時間內做不完。他與另外3名青年朋友於是決定自己社區自己救,帶着頭盔,用拉鋸和手套清理樹林,連續幹了2、3天,為居民清理出一條路。 「有一天晚上,我站在一棵有倒下危險的大樹下提醒居民不要走近,多位街坊為我買食物,鼓勵和支持我,這讓我感到做社區工作並不孤獨。」莫嘉傑開心地說。  

深水埗:遊樂設施老化 兒童玩耍易生危險

本港公共屋邨在設計上都會有不少綠化帶及遊樂設施。但如果管理不善,設施日久失修,便會容易發生意外。 住在南山邨的讀者李先生日前向《龍週》投訴,該區設施老化,尤其是小朋友的遊樂設施不少已失修多時,希望有關方面能從速處理。 南山居民服務協會總幹事陳麗紅表示,南山邨全邨只有一個兒童遊樂場,每到放學時間就會迫滿小孩,但那裏的設施老化,且不少存在安全隱患,令人很擔心小孩會受傷。事實上,去年12月中便發生有小童在邨內公園遊玩期間受傷事件,最後小朋友要送院治理,縫了三針後才能出院。 陳麗紅表示,這些意外一次也嫌多,故她隨即聯絡房署職員跟進了解,並要求房署全面檢查遊樂設施,特別是地席安全,以保障街坊安全。  

九龍灣:牛頭角鼠患嚴重 阿彬籲統一滅鼠行動

九龍區的衛生問題長期困擾當區居民,加上多個舊區重建項目啟動,引發鼠患,大大影響街坊生活。早前,住在牛頭角的鄭太就向《龍週》反映該區老鼠問題很嚴重,基本上已不怕人,希望政府有關部門能正視。 當區區議員張姚彬證實,該區的鼠患較嚴重,因有地盤及街市,亦出現有老鼠入屋的情況。他指,經過數次反映後,政府已要求各相關部門要作聯合行動,如房署負責屋邨,街市食肆由食環署負責,公園由康文署負責,公共地方則由食環署的滅鼠組負責,並要統一時間做滅鼠工作, 以防老鼠由一邊逃到另一邊。 張姚彬又表示,該區近期先後作了兩次統一滅鼠行動,一次由食環署作主導,另一次則由觀塘西分區委員會負責統籌。經過兩次行動後,已見到一定的成效,事後都發現不少老鼠屍體,食環所放的老鼠籠亦捉到不少老鼠。至於老鼠入屋問題,如在私人屋苑則會建議法團加放安鼠擋,以防老鼠透過喉管爬入屋。他強調,滅鼠行動不能單靠一兩次便完成,已要求民政署協調政府各部門的滅鼠工作,持續跟進區內鼠患問題。  

九龍城:舊樓滲漏多 石屎剝落無覺好瞓

不少舊樓由於年久失修,加上沒有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每逢出現滲漏,往往會引發各種問題,大大影響居民生活。 有住在土瓜灣道的街坊張先生向《龍週》投訴,該區唐樓有數十年的樓齡,其中最令居民頭痛的首推是樓宇內的滲漏。區內不少單位因為滲漏問題,石屎剝落,希望政府能多加關注,以及採取實際行動。 當區區議員林博證實,區內舊樓滲漏情況嚴重,他每次接到投訴,便會聯絡食環署,因為食環署與屋宇署有一個 「滲水聯合辦事處」,其後辦事處會派員檢查出事單位。如果面積超過35%,則會調查是由外牆滲入還是由上層向下面滲入。若是前者,由於唐樓大多沒有法團,就算查出是外牆造成問題,亦沒有人需要負責;至於後者,則會由滲水辦發信,勒令上層單位於某個日子內維修好。 林博表示,目前面對的最大困難是難以找出滲水源頭,希望政府能盡快用新科技如用紅外線找出滲水的地方,如此一來可大大縮減處理問題的時間。

喜茶走紅的啟示

曾幾何時,台灣珍珠奶茶紅遍香港。但近年內地特色茶飲崛起,風靡內地的 「喜茶 HEYTEA」 店首間香港分店上周在沙田開幕,吸引大批年輕人捧場。到底喜茶有何 「奧秘」 ,竟能在短短幾年間擁有大量粉絲?喜茶創辦人是90後的小伙子,據說剛開業時一天只賣了幾杯飲品,而如今單店日銷4000杯。他是如何扭虧為盈、成為內地飲品界的 「紅人」 ? 喜茶憑招牌芝士奶蓋、鮮艷奪目的水果茶,在內地闖出名堂,全國多省份擁有75間分店,最近進軍香港市場。開業第一天早上,10點營業前已有超過300人排隊,人龍見首不見尾。本港餐飲界人士表示,喜茶在內地發展迅速, 「台式珍珠奶茶已經out咗,逐漸被其他外賣飲品,例如水果茶。」 搜集差評修改配方 喜茶於2012年在廣東江門一條名叫江邊里的小巷起家,創辦人聶雲宸當時只有21歲。茶生意看起來傳統又複雜,很難想像這是一個 「90後」會想到去做的事情。內地傳統茶在過去10年產量翻倍,但仍長期處於 「七萬茶企不敵一家 『立頓』」的局面。此外,從2012年開始,星巴克在內地的 「圈地運動」加速,2013年至2015年間新添了1100多家門店,讓我國茶行業更為尷尬。而年輕的聶雲宸竟能在茶飲料領域創出一片天,讓外界頗為驚訝。 聶雲宸創辦喜茶的初衷只是為顧客提供原料天然又好喝的茶飲。開店前,他已花了一年時間調試產品,直到有一天覺得做出了大家喜歡的味道才開業,不料生意卻很差,每天的營業額只有幾十元。當時並沒有任何錢去做營銷推廣,他能做的只有每天去微博搜評價,尤其是差評,從中了解顧客喜好,不斷修改配方。 如今喜茶最受歡迎的產品是芝士茶系列和金鳳茶王。當時,聶雲宸關注到微博上最容易傳播的概念是芒果和芝士,但芒果跟奶蓋調配在一起的口感和茶並不非常搭,而芝士跟奶蓋搭配,不僅能提升奶蓋的口味,與茶的融合也更有層次感。經過幾個月時間調試後推出的芝士茶,至今仍是喜茶的招牌之一。 「金鳳茶王」則是喜茶第一次嘗試呈現茶的原味的成果。聶雲宸根據需求和想法聯繫了供應商,專門去生產定製的茶。為了減少茶入口的苦澀、提高回香,聶雲宸最終選了台灣南投的多款茶進行拼配,包括極品烏龍茶王,同時通過特殊熏烤進行工藝上的改良,再壓低澀味。最終出來的金鳳茶王成了市面上獨一無二的一款醇香茶飲。2016年喜茶還獲得了超1億元的融資,是自聶雲宸投入十幾萬元後首筆外來資金。 改革開放提供商機 喜茶的成功其實是我國改革開放成果的縮影。過去40年來,改革開放歷程就是在不斷激發民眾創造力中一步一步走過來的。這些年國家提倡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就是要通過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改革,盡可能減少各種不必要的審批和限制,打破對人流、物流、信息流、資金流的束縛,放手讓民眾去拚搏,為創客們的成長創造寬鬆、公平的環境,把千千萬萬人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讓人的創造力無拘無束、海闊天空地盡情揮灑。正是在自由的環境下,內地一批知名民營企業阿里巴巴、騰訊、華為、京東等迅速崛起,許許多多像聶雲宸這樣有抱負的年輕創客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三眾」 模式助創業 創新、創業之路從來都不是一條平坦大道,但隨着網絡社區、即時通訊、自媒體等的迅速發展,社會聯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多樣、緊密、便捷,信息、知識等各種創新資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對接、協同和集成, 「互聯網+」、大數據等不斷滲透,也使創新創業更加開放共享,個人化創造和社會化生產高度統一。比如說,要進行研發設計,現在有 「眾創」,讓大家一起來研究和創造;要完成資金籌集,現在有 「眾籌」,把大家的小錢匯成幹大事的資本;要開發產品項目,現在有 「眾包」,可以讓大家自由組合、統籌配合、協同工作。在 「三眾」等模式下,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參與創業創新,成為其中的一分子,享受過程、分享成果、從中受益。